“土豆”家风

发布时间:2017-07-20
来源:

土豆,作为一种生命力极其顽强的植物,被世界上大多数国家种植,并成为人们不可缺少的优良食品。无论是高档的餐厅还是路边的排档,总会有它淡黄色的身影。或炸的外焦里嫩,或炒的晶莹剔透,或配上牛肉或搭配鸡肉。而我作为一个乡间田野长大的孩子,土豆所意味的不仅仅是生活的需求,还有那与土豆一般淳朴的家风。

小时候,家里不富裕,加上坝上地区得天独厚的气候环境,种植土豆便是家里重要的经济收入来源。记得上小学的时候,每年的春天,我们都要帮父母到地窖里运出一袋袋土豆的种子。有的土豆虽然静静沉睡了一冬,却冒出紫色的嫩芽,有的却完好如初,我们就用小刀把芽剜掉,再把所有土豆切成一块块带有芽腋的种块,放进篮子,拌上农家肥和草木灰,那一袋袋切好的种子,是一家人的希望。父母的文化程度不高,他们从来没有用华丽的词藻与高深的道理来构筑这个乡村之家的家风,却在那切下的土豆中,悄然无声的在我心里种下一枚永恒的种子,那种子告诉我,无论走多远,土地永远是最亲近的,是人类生存的根本。像那顽强生长的土豆,那就是生命的全部意义。坚韧不屈,脚踏实地是我如今能够找到最为恰当的词语。

在乡下,烧火做饭是早就应该学会的。母亲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她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却能烧得一手可口的饭菜。我尤其喜欢她做的土豆丝。热锅冷油,爆香葱花蒜末,切好的土豆下锅,放上几粒花椒,红辣椒点缀,少盐多醋,五味占了多半。一盘土豆丝出锅,就着吞下一碗米饭或一个馒头,那真是人间美味。我12岁的时候,就学会了烹饪土豆,因为那是家里最廉价最美味的食物,不需要复杂的过程,生活的滋味都在里面。那里有母亲对生活的调味,有潜移默化影响我的道理。母亲用三餐中的土豆,养育了我也喂饱了岁月。在我成年后的今天,依然觉得那味道里有一个人自力更生的哲理。

春天播种秋天收获,大半年,都是父亲最忙碌的时光。春风和煦的日子,他会开着拖拉机,把土豆田里的地翻出一片黝黑,让深藏在地下的松软泥土尽情呼吸春天的空气、享受阳光雨露的洗礼。耕地完成,还要把地里的碎石和杂物清除,接下来就是播种了。童年的我也会在周末和家里人到地里,挎一个小篮子,把切好的土豆块均匀的点进垄沟里。父亲撒过一遍肥料,再把种子埋上,这样的程序要重复半个月,整片土豆地才恢复平静。接下来就等待着绿意盎然的夏天和丰收的金秋了,这期间少不了除草、培土等工序,直到收获的日子,看着地里一堆堆、一片片金黄黄、圆溜溜的土豆,真令人心悦啊!父亲有着坚实的臂膀和肌肉,虽然草原春天的风沙把他的脸打成古铜的颜色,可他沧桑的脸上始终洋溢着豪爽的神采。他结实的身材并不十分高大,可我知道,他深沉的爱都仿佛随着颗颗种子融入那片土地,也埋进了我幼小的心灵,融进我的血液。在这童年的旷野之上,我拥有了一个农户人家粗糙而伟大的家训,那就是勤劳。尽管我女孩的身躯比父亲显得渺小的多,但植根于心灵的勤劳肯干的品格却犹如苍松翠柏永远枝叶繁茂,我拥有这土地的厚重、经历四季耕耘的辛勤劳做锻炼,世间的任何艰难险阻我都会无所畏惧。

土豆,如今仍是我最爱吃的食物之一,每每尝到那有些甜丝丝的味道,我都仿佛置身家乡春天的田野。那里有一个平凡人家淳朴的家风,有无法言传却能用心灵感悟的人生哲理。我会加倍感到人生视野的开阔和家乡这土地的厚重温暖,更感觉这“土豆”家风虽平常却不平凡,它不仅塑造了我的躯体,亦塑造了我的灵魂。

 

  •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